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外 >

二次元在中国:谁找到了取悦年轻人的正确姿势?_数码_

  

少女漫画作家左小翎和壳小杀有更深的感触。这对因《南烟斋笔录》、《百玄传》而成名的合作搭档,她们的目标受众就是00后。谈及90后与00后的喜好风格,左小翎说,“其实没有变化,还是受日本漫画影响比较重。像我们90后十年前喜欢的东西是《美少女战士》、《百变小樱》,她们00后现在依旧喜欢这样的东西。只是具体形象发生了变化,但本质都是一样,纯爱、甜美。”

《大圣归来》让国漫迷看到了中国动漫的希望,而一部融合了妖怪形象的《捉妖记》则给了漫画作家启示,中国的妖怪还少吗?为什么不能画一画它们。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IP开发已经处于产品联动、互相融合开发、共享全产业经济收益的阶段。但是中国目前的IP开发其实存在着极强的同质化问题,而且对于内容创作者的版权保护并不完善。

“看起来这么小小一个手办就手掌高,一两千块钱可能会买很多,其实不是。遇到一个好的GK(套装模件)可能就要花上千。”李延说,“价格比较高,但没办法这里面有信仰。”

另外,抄袭现象严重也是令创作者头疼不已的问题。创作者如果签约了公司,出现了抄袭问题还能由公司出面负责解决,若是一个初创作者的作品被人抄袭,绝大多数创作者都会选择忍气吞声,因为维权成本太高。

二次元世界,从一个小众的隐秘狂欢角落逐渐融入三次元现实世界。尽管喜好二次元的人群越来越庞大,但事实上,二次元爱好者的需求并没有真正得到满足。

如何让年轻人掏钱

两位65岁的老人在一个90后、00后聚集的地方迅速走红,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张召忠和唐国强肯定没有想到,他们会因为B站(bilibili弹幕视频网)再度翻红。

TechWeb 5月11日报道 文/王蒙

萌系风格是左小翎和壳小杀给TechWeb最初的印象,无论是两人的漫画作品还是真人装扮。但左小翎认为,中国漫画其实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风格,从我们古代的历史传说、玄幻传奇中其实都可以汲取营养。

李延生活在中国南方的一个二线城市,月薪5000多元,跟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不用交房租生活费,每个月会花一到两千块钱买手办。

来自《中国原创动漫大数据报告》显示,除国内自有产出外,国外引进内容仍是国内二次元用户的首选项。国内二次元内容具备一定体量、但参差驳杂;具备良好盈利性、延展性的二次元内容缺乏,消费品规模增长速度未能跟上消费者需求提升速度;国产内容偏于低幼化、劣质化,尚无法在品质与接受度上与日本、美国二次元内容直接竞争。

“其实中国有非常好的类似题材,比如说《山海经》、《聊斋》,我觉得只是还没有人做这块东西,我相信做的话,肯定会更加优秀。”左小翎说。

1980年央视引入日本动画《铁臂阿童木》成为70、80后心目中的动画经典。90年代初,日本动漫借由单行本的形式在中国流传。30多年过去了,尽管国产动画和漫画也出现了诸如《大圣归来》这样叫好又叫座的作品,但中国动漫仍然有一股浓浓的日漫风格。

被日漫影响的一代

越洋而来的手办

中国ACG(Animation Comic Game)文化的兴起,离不开日本动漫。

二次元用户的本就是因兴趣爱好相同而在网络上汇聚起来的群体,凝结这一群体的主要因素其实就是认同感。无论是IP创作还是开发,其最终依靠的仍然是优质的内容。如果想从这批年轻人身上赚到钱,首先你得给他们好的作品。

左小翎向TechWeb表示,她与壳小杀创作的一本书刚上架不到一天就在某电商平台出现了盗版,与平台沟通下架后,又有新的店家卖盗版,防不甚防。

根据2015年6月艾瑞咨询的调研数据,二次元用户的男女比例为61.4%:38.6%,男性略多于女性,女性偏“腐”,而男性偏“宅”。

愿意为喜欢的东西花钱,甚至是花大价钱,这就是二次元“死忠粉”的特征之一。来自易观智库《二次元产业研究报告》显示,随着经济水平的不断提升,二次元作为文化产业的分支,也已进入了可消费的非必需消费品范畴。据统计,在二次元文化周边上,二次元用户每年平均花费超过1700元。

《2017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调查》统计显示,近年来二次元产业投融资事件接近250起,金额超40亿元,其中2014年约为1.62亿、2015年约为14.46亿、2016年约为24.5亿,资本热度已初步培育。

《大圣归来》取得了9.56亿元的票房成绩,《捉妖记》则创造了24.38亿元的票房。二次元经济已经成为泛娱乐产业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如何让年轻人把钱从口袋里掏出来成为重要课题。

他们同为1952年生人,比90后的父母辈年龄还大。按“三岁一个代沟”的说法,他们与时下的年轻人已经有了许多个代沟了,但是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年龄鸿沟得到了消解。张召忠被up主奉为“B站站宠”,唐国强则因一系列“诸葛亮”鬼畜视频被尊称“嘴强王者”。

因为版权、材料以及人工制作等条件的限制,李延所有的手办都是通过代购从日本购买。“手办吧里有时候会贴图,问要不要一起订购,遇到想要的就一起订。大多数情况我还是自己找代购买。”李延说,“国内的手办做得不行,手法上比较粗糙,还原度不高。这两年有些手办也有做得好的,但数量太少。”

在左小翎看来,少女漫画这个题材永远不会过时,“因为看你漫画的姑娘会长大,但是新的姑娘又会成长,她们一样都是有公主梦和王子梦的,所以说我们的受众群其实是一直在交替,但是会有新的进来。”左小翎说。

2016年G20峰会召开之前,央视一改一本正经的画风,制作了一段《G20,杭州再出发》的动漫大片,东道主中国则身着中山装,头戴绅士帽,全程淡定冷漠脸画风与《在下坂本有何贵干》的坂本君形象极为相似。

80后李延(化名)是个“宅男”也是手办爱好者,他的家里有专门一个立壁书柜用来摆放手办,其中8成都是长腿大胸的女性形象。

缺乏好的原创保护环境,漫画家收入太低等都是影响内容创作的直观因素。左小翎透露,绝大部分漫画家都过得很辛苦,她和壳小杀也就是最近一两年才过得稍微好点。